林毅夫:中国无法独自拯救世界经济

时间:2019-01-19 05:18:01166网络整理admin

▲世界银行副行长林毅夫/ 照片=彭博社 世界银行是以向发展中国家支援资金和技术,减少世界贫困问题为目标的国际机构而且,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一样,是具有影响力的经济预测机构但是,世行22日将今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测从负1.7%下调至负2.9%,对世界经济产生了严重冲击在其他机构纷纷上调经济预测的情况下,此举可谓是格格不入,而且成为当天全球股市全面暴跌的一个原因 世行如何看待当前世界经济本报在首尔新罗酒店独家采访了世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林毅夫经历了波澜起伏的人生1979年,身为台湾陆军大尉的林毅夫在服役期间泅过海峡来到了中国大陆他在北京大学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后前往美国留学,在芝加哥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他担任过北京大学教授,于去年被提升为世行副行长以下为采访摘要: 问:最近几个月里市场心理发生了很大变化股价反弹,人们都在谈论初绿萌芽(green shoots)现在可以不用再担心了吗 “虽然金融市场出现乐观论,但实体经济的情况不同很多国家的失业率仍不断上升,设备运转率也在下降民间领域的投资和消费仍很低迷也就是说,金融领域和实体领域之间存在差距因此,要想使初绿萌芽不只是萌芽,而是成为大树、森林,主要国家政府必须继续推行经济扶持政策讨论‘退出战略(exit strategy)’为时尚早” 问:全世界很多人都在担心通货膨胀您认为出现通货膨胀的可能性有多大 “全球各国的设备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完全运转因此,如果说现在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应该是通货紧缩,而不是通货膨胀那么,人们现在为何担心通货膨胀这是因为政府负债不断增加,货币供给有所减缓但这一定会导致通货膨胀吗这要看情况,情况不同,结果也不同也就是说,取决于政府如何使用增加的资金” “如果政府将资金用在生产领域以及去除经济增长瓶颈(bottleneck)的领域,就不会出现通货膨胀的压力原因何在这是因为只要瓶颈消失,经济增长率就会提高,可以吸收市场上流通的货币另外,如果经济增长,税收也会增加,因此,政府可以利用这些钱偿还政府负债这样一来,政府就没有必要通过‘通货膨胀税(inflation tax:政府通过诱导通货膨胀来减轻实际负债负担)’来偿还政府负债” 接着,他开始谈论中国的经验说:“有一个很好的例子1998年至2002年东亚金融危机爆发时,中国像现在一样面临着通货紧缩的压力中国政府当时也推行了放松货币和财政扶持政策这一政策基调持续了五年因此,政府负债从GDP的3%提高到36%,货币供给也大量增加但直到危机过去,也没有出现通货膨胀压力2003年至2008年年均经济增长率达10.8%,而通货膨胀率仅为3%至8%为什么呢这是因为1998年至2002年释放的资金被用于扩充中国经济的瓶颈——社会基础设施中国高速公路的长度在1997年至2002年增加了4倍” 但他补充说,20世纪90年代的日本是一个失败的例子“当时我的朋友在日本生活了4年,他说自己所住公寓前的道路被重铺了六次这是旨在扶持经济的典型的凯恩斯式解决方法当然,通过这种方法可以在短期内创造工作岗位并刺激经济,但并不能改善生产效率所以我们必须寻求超越这种凯恩斯式传统方法的解决方案” 问:很多人都将中国视为世界经济的救星中国究竟能否拯救世界经济 “答案是‘NO’因为中国在世界经济中所占比重还不到10%但是中国一定会起到推动作用如果中国经济复苏,同中国贸易往来较多的东亚国家的出口就会增加,向中国出口原材料的资源富国也会受益但是,仅靠中国自己的力量还不足以拯救世界经济要想使全球经济复苏,需要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等全世界国家共同努力” 问:当前世界经济中最令人担心的地方是哪里 “东欧和中欧这些地区在金融领域同世界经济密切相连,金融危机爆发以后,随着资本大量外流,他们面临着巨大难关国际收支严重恶化,政府负债激增,消费和投资不断减少而且,随着欧盟经济的恶化,对欧盟出口减少,欧盟移民对本国的汇款也减少,遭受着双重甚至三重冲击另外,